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首辅家的长孙媳 > 第376章 偷窥者谁

首辅家的长孙媳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首辅家的长孙媳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376章 偷窥者谁

    她一点都不想再和申家关联,更不提嫁去申家作媳妇,所以听母亲主张绝口不提这门婚事时如释重负,怎知因为治丧期间,申文秀见到了她的容貌,竟私下告诉她两人的父亲其实已经达成意愿想让他两结发成婚一事,申文秀委婉表示了他的爱慕,说是待春归服丧期满便请媒人再来汾阳正式提亲。

    春归明确表示了不愿远嫁与母亲骨肉分离的想法,斩钉截铁拒绝了申文秀的示爱。

    此后她与申文秀再无联系,听说申家一门的种种境况,其实是因阮中士对她详细解说京中不可忽视的那些门第,于是知道吏部右侍郎申适有个孙儿申文秀,今年春闱高中进士一事。

    阮中士为了让春归尽快熟悉各大官眷,还极其用心写下诸家的重要姻联,不过春归刻意跳过了申家,所以并不知道申文秀娶了哪家女子为妻。

    真没想到今日竟然狭路相逢。

    不过春归当然对申文秀和徐氏均无恨意,无非因为父亲那场意外不愿与他们再有来往而已,所以此时自然不会对徐氏冷脸讥辞,客套一句原来娘子的翁爹乃申世父。

    顾娘子也还记得令尊与舍翁的交情?徐氏却是一张冷脸,这话问得就很有几分尖锐。

    怎会相忘?毕竟先父身后之事,多得申世父施助周全。春归淡淡回应。

    我也听外子提起过那场意外

    抱歉。春归实在忍不住打断徐氏的话先父不幸之恸,不愿更多提及,且今日乃姚娘子好意设宴,更不能因为伤心事扰了姚娘子的雅兴。

    徐氏的脸色就更冷了,捧着茶盏一挡几乎掩饰不住的怨愤之情。

    姚氏很知机的岔开了话题我没去过漳州,但本家有个堂姐,正是嫁去了漳州戚家,一回得了堂姐千里迢迢遣人送来的大丽花,确乃娇姿追美牡丹,媚态逼真芍药,实在让人爱不释手。

    说起大丽花,确然唯戚家才有大丽花圃,七月始绽,直至次年二月才尽败谢,所以戚家年年都要召开大丽花宴。

    徐苑梅林,戚园大丽,还有桑门玉兰陈氏重葛,可谓漳州四大名花雅宴,可惜我虽闻盛名却

    无缘赏鉴,不过上回目睹娘子笔下所绘,终于能够弥补遗憾了。

    姚姐姐还愁无缘赏鉴的?温门祖籍虽非福建,如今可谓福建首贵,更不说不仅姐姐嫁去戚家的堂姐,不是还有个表姐嫁的也是漳州四门之一的陈家?日后多的是走亲访友的机会。

    两人一言一句,说的都是福建的权门豪贵,春归完全插不进嘴。

    她也无意插嘴搭讪,安安静静做自己的看客就是,可坐得久了,突然感觉似乎正受窥视,像脸面被两道目光一直盯看着,越来越不自在。

    可环顾四周,婢女们要么垂眸,要么忙着添茶奉果,没一个直视斜窥的,且随着她的环顾,那两道似乎带刺的注视像并未转移避开。

    春归的目光停留在脸孔正对着,也就是徐氏身后,那道在此花榭中显得极其突兀的隔屏。

    花榭一般是为了赏景,即便设置屏挡多使用的是纱屏或者花架等半通透的器物,可温家这处花榭的西面,用的却是底部为檀木,上部乃横直栅相交的隔挡,这一器物既不透光也不透风,显得沉闷笨重,大约唯一的好处离隔挡只要有两步距离,就难以观察隔挡之后的情境,但将眼睛贴近横直栅错的细微镂空之处,却能观测隔挡另一边的情境。

    也就是说极其利于***!

    可不过是普通官眷的闲谈热÷书会,有哪点值得***的?

    春归实在不耐这场所谓的雅热÷书,开口打断了姚氏和徐氏的相谈甚欢娘子在花榭里设置这样一面屏挡,是为防风御寒么?不过今日虽说阴雨绵绵,却不让人觉得寒凉,我瞧着实在有些好奇。

    她清楚的看姚氏的唇角又是一抖。

    而后就感觉到了徐氏似乎忍无可忍的,一道鄙夷的瞥睨。

    当着主家的面直接质疑人家的陈设,这当然有失礼数,不过春归今日自从踏进温家就没有受到应有的礼遇,她决定听从赵大爷的建议,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不必忍气吞声。

    我真是格外好奇屏挡之后姚娘子藏着什么惊喜,忍不住要先睹为快了。春归作势起身。

    当然被姚氏一把按住。

    哪有什么惊喜,是我这处花榭距离茶水房

    太远,为图便利,需得在就近燃了炉子烧热水冲茶,可今日下着雨,风也大些,炉子放在那头游廊里炭火不易维持,故而只好放在花榭里,为防看着凌乱,才用了这样一面隔挡。

    姚氏按过来那只手掌极其用力,春归确定她是生怕自己去一探究竟。

    而随着姚氏这番话后,那莫名其妙的窥视感竟无影无踪。

    原来如此。春归笑道,没再追究。

    于是便继续旁听两个女人显摆着彼此的家世深厚,由得她们衬托出自己的出身低微,横竖眼下也没有第四者,犯不着争强斗胜,但春归实在觉得无聊,好在终于到了开宴的时辰。

    菜肴准备得很算丰盛了,不过春归略尝了尝就放下碗箸。

    娘子可是觉得菜肴不合胃口?作为东道主,姚氏自然需要关心,不过她很快便自问自答我自来口味就偏轻淡,倒不像世居汾阳,反而竟随了福建人士的偏好,所以请的厨子也是福建人士,菜肴里只爱用虾仁等海品提鲜,倒是疏忽了娘子怕是不惯这样的原味了。

    好嘛,竟然讽刺起她山***儿吃不惯细糠了。

    不过姚氏原籍也是汾阳,如此力捧福建践踏本土真能够体现优雅?

    春归也便淡淡的道若用鲜虾鲜贝,风味自然上佳,不过用腌制虾贝提鲜,这口感的确有些让我不甚适应,姚娘子勿怪,我最好的就是一口吃食,所以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了,可不是埋怨姚娘子怠慢,原本在吃食一件事体,就是众口难调,我这口味与姚娘子的确区别甚大,不过也没什么要紧,我能够心领姚娘子的盛情。

    姚氏被这话一噎,整个人都呆怔了。

    徐氏挑眉道看来太师府的确讲究,若是普通门第,吃口鲜虾鲜贝是大不容易的。

    暗讽春归无非嫁了个好门户,否则哪里尝得上海虾海贝,有什么资格洋洋得意。

    就地取材才能保存绝佳风味,虽说如今商市兴隆,南北食材互通便利,不过也是图个新鲜有趣罢了,倒是姚娘子一直在北地,却偏好南食,要想满足口味是真不容易。春归也还以暗讽。

    姚氏的唇角终于无力提升了。

    。
首辅家的长孙媳》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bqshuge.top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