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妖仙不殊途 > 第257章双面夜萝120

妖仙不殊途

  • 字体
  • 风格
听书 - 妖仙不殊途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257章双面夜萝120

    青黛低着声音,趴在沈漫的耳朵边上想了想,随即低声说道:“沈姐姐……你说……会不会这里头的东西……

    就……就比如说那些虫子……是我们想象有了以后才出现的啊?

    毕竟……方才我确实没看到什么会发光的虫子啊!

    如果真的有会发光的虫子,我们三个人不可能没有一个人没发现啊!

    可是当沈姐姐你描述完了那些虫子的样子以后,还有沈姐姐你说你自己经历了什么之后。

    就忽然出现了那些虫子,我现在想起来,就……就忽然觉得或许,那些根本就不是巧合呢?”

    沈漫和楚玉珩震惊于青黛刚才说的那些话,良久这才皱着眉头,随即想了想说道:“你的意思是说……

    这里的环境,其实是随着我们的想法在改变?”

    青黛低着头想了想,随即十分确定的点着头,又说道:“我觉得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

    譬如说刚才,我仔仔细细的回忆了一下我们刚才的经历。

    首先,是沈姐姐你先提出来的那种虫子,然后我们就看到了那种虫子。

    随即呢,我们就受到了虫子的***,我不知道先前你们是怎么想的。

    我反正看到那些虫子,一开始是有一些惧怕的,因为沈姐姐你说过那些虫子吃肉。

    之后楚玉珩过去摸了他们,并没有什么事情,所以我觉得并没有什么危险。

    所以我也过去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沈姐姐靠近它们以后,它们忽然就长出了可怕的牙齿。

    在这之前,它们其实都……都蛮可爱的。

    或许沈姐姐要不要回想一下,当时你看到那些虫子以后得恐惧,以及摸到那个虫子以后脑海里可能想到了什么?”

    听到这个,沈漫下意识的开始回忆起了她摸到那些虫子以后得各种脑海里出现的想法。

    只见她皱着眉头低声说道:“我觉得它们依旧很可怕。

    漂亮的外表极有可能是用来隐藏它凶煞的内在……”

    沈漫话说到了这里,自己也惊讶的停了下来,此时的楚玉珩和青黛都同时看向了沈漫。

    沈漫自己也十分惊讶的看着一旁的青黛问道:“所以……在***近那些虫子以后,它们忽然就变了模样?”

    青黛若有所思缓缓的点了点头,随即又说道:“所以,我们受到了那些虫子的***。

    但是奇怪的是,那些虫子根本就不攻击我……

    我当时虽也在心里想着不要攻击我……可也没想……”

    青黛忽然看向了楚玉珩,久久都没有说话。

    楚玉珩则下意识的说道:“我自始至终没有多余的想法。”

    原本以为是青黛在怀疑楚玉珩在当时那个情形下是不是也想了什么。

    可是楚玉珩说完以后,青黛却讪笑着默默后退了两步。

    然后有些心虚的拉着沈漫的手,看着楚玉珩说道:“我……我当时想着那些虫子千万不要来咬我,我的血有毒,大家同归于尽……

    后来吧……我又想着同归于尽我忒吃亏了,便……

    便想着让它们去咬楚玉珩……毕竟他本事大,又是男的……

    不过这不是我的主观思想……这是我的潜意识思想,我当时当真就是想想而已,谁知道这地方这么邪门儿……”

    青黛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沈漫则无奈的摇了摇头,继而看着一旁的青黛说道:“所以……

    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些虫子只攻击楚玉珩一个,而不攻击我和你的原因?”

    楚玉珩语气淡淡的说了一句:“是攻击我们两个人。”

    沈漫恍然道:“对啊,是攻击我们两个人啊。”

    青黛却摇了摇头,良久这才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

    沈姐姐,无论何时,我都不可能让你置身险境的。”

    青黛说这番话的时候,神色十分的严肃,以至于让她开始怀疑,是不是她自己当时产生了什么想法,改变了格局。

    二人正在猜测的时候,一旁的楚玉珩则轻声咳了一下,虽并没有明说什么,但是这其中的意思倒也是不言而喻了。

    这时候,沈漫忽然笑了笑,然后看着一旁的青黛说道:“或许……还有旁的人,希望我与他同甘共苦呢?”

    青黛下意识“啊?”了一声,随即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

    沈漫则再次率先说道:“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所置身的环境,其实也未必都是真实的?

    那么如果真的是这个样子的话,倒也是能够说明……我们为什么一直走不出这里了。

    可是,现如今虽然知道了原因,那我们该怎么破局呢?

    怎么出去现如今才是当务之急。”

    三人再次打量了周身的环境,依旧还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沈漫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无奈的摇头看了一眼青黛,此时的青黛还在一副心不在焉的打量着四周围。

    见沈漫忽然拍了自己的肩膀,便转身看着她说道:“沈姐姐,怎么办啊?

    这里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楚,怎么出去啊?”

    沈漫此时也没了主意,一开始他们原本可以感受着风向说不定可以找到出去的路。

    但是现如今却并不是如此的,他们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进去了这里的一种陷阱。

    此时四面八方都是风,根本没办法感受到具体的风向是从哪里吹过来的。

    楚玉珩则沉思了良久之后,忽然拉起沈漫的手说道:“闭着眼睛,什么都别想,直接随着自己的感觉走。”

    青黛原本就是比较怕黑的此时又让她闭上眼睛走,这对于她无疑是不可能的。

    沈漫自然晓得这件事情,但是楚玉珩既然这么说了,那么就必然有他这么说的理由。

    所以,她便拍了拍青黛的肩膀,随即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知道你怕黑。

    罢了,变成小兔子,我抱着你便是。”

    对于这件事情,青黛听了沈漫这么一说,竟丝毫没有继续犹豫,而是直接变成了兔子。

    沈漫弯身将它抱在怀里,这才转身看着楚玉珩说道:“好了,我们继续走吧。

    你拉着我的手,然后你走在前头,我们闭着眼往前走。”

    楚玉珩没有再继续吃一下去,立刻便转身闭着眼睛拉着沈漫开始往前走。

    沈漫一直都记着一开始楚玉珩和他说过的那些话。

    一定要放空自己的思想,千万不能胡思乱想。

    一定不能够多生枝节,楚玉珩拉着沈漫一直在往前走,他们甚至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身边的风向。

    而这次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走道很长一段时间。

    只是走了约莫着,不知道有几百步的样子。

    然后,楚玉珩便在前头停了下来,沈漫愣了愣,并不敢轻易地睁开眼睛。

    只能低着头试探性的问道:“为什么不走了?”

    楚玉珩低低的说道:“到了墙根了,可以睁开眼睛了。”

    沈漫睁开眼睛之后,因为这里太黑了,所以他们根本就看不到那堵墙。

    试探性的伸出手去往前探了探,果然摸到了一堵十分光滑的墙面。

    沈漫抿了抿唇,对人他们现在走到了这里,但是却完全并不知道这面墙到底是哪一面。

    是出去的那一面墙,还是最里边的那一面墙?还是边缘上的墙?

    他们根本就分辨不出这里到底是东南还是西北。

    失去了方向感的他们两个人,其实即便是找到了这面墙。也对他们来说并不是结束。

    楚玉珩在那面墙的四周围胡乱的摸了一阵子以后。

    这才低声说道:“贴着墙面走,还是闭着眼睛不要胡思乱想。

    如果一定要想的话,就想着我们接下来肯定可以出去。”

    沈漫努力的让自己的脑袋放空,即便是想着可以出去,这样的思想他都不敢有。

    一直随着楚玉珩贴着墙面走,转了好几个弯,最终楚玉珩停在了一面并不算光滑的墙角。

    沈漫以为找到了出口,却不料这个时候楚玉珩却忽然弯身,不知道在做什么。

    沈漫正想着也蹲下去看看,却听到楚玉珩说道:“站着别动,这里有一具尸体。”

    听了这话,沈漫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毕竟是在这种黑漆漆的环境中。

    即便是他的新仔再大带怎么不信鬼神?可是在经历了一系列的事情以后,还是会下意识的后怕地后退几步。

    楚玉珩轻柔的拍了拍她的手,然后柔声说道:“站在那里不要动,也不要害怕有我在。”

    沈漫勉强的点了点头,然后又下意识的抱紧了臂弯里的兔子。

    楚玉珩伸手好心意义的探索着那个人的五官。

    只是伺候这个人死的时间比较久了,脸上的一些肉已经有一些腐烂了。

    所以原本还能勉强辨别的无关,有些地方因为他的手上的力道没有掌握好。

    反而让那些肉变了形,以至于原本就不怎么好分辨的无关,现如今更加不好分辨了。

    可是他不得不暂时放弃了那个人的脸,转而去摸了摸那人的衣服……

    他胡乱的摸索了一阵子以后,便可以感受到那个人身上的衣服的材质绝非普通面料。

    与先前他们在外头看到的那些普通的剑修身上的衣服的材质截然不同。

    楚玉珩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沈漫,这才说道:“这个人死的时间怕是不短了,尸体皮肤表面已经开始溃烂了。

    可是还没有完全溃烂,差不多应该死的不也算太长时间。

    我怀疑……应该就是化府被屠的时候死的。”

    沈漫也颇为好奇的蹲下身子,然后小心翼翼的伸手想要触摸一下那具尸体。

    却被楚玉珩适时的拉住,然后就听到楚玉珩低声道:“他的皮肤腐烂了,你……”

    “我不害怕。”

    沈漫说完这话,不等楚玉珩反应过来,手就已经摸到了角落里那具尸体的脸了。

    接着,沈漫的手就触碰到了对方的脸,那张脸的皮肤真的已经有些一言难尽了。

    沈漫的手指只是轻微的捏了一下,那张脸上的皮肤就变了形。

    手指腹的地方还会油油黏黏的,沈漫努力按耐住内心的恶心感。

    然后让自己的手缓慢的在那人的脸上滑动着,她毕竟是个女孩子,心思向来细腻。

    不似楚玉珩那般没有什么分寸,只见她约摸着摸了一盏茶的功夫,便将手从那具尸体的脸上拿了下来。

    继而又开始抚摸那人的衣服,诚如楚玉珩之前说的那个样子。

    这人身上衣服的面料确实很好,并不是一般剑修穿的起的。

    楚玉珩说的没有错,一般能够穿的起这样面料的衣服的人,大多数不出意外的话都是有头有脸的人。

    她此时已经开始怀疑这句尸体的身份极有可能就是失踪了的化常泽。

    或许他最后身受重伤,想要脱离追杀,便藏到了这里头,只是可能因为伤势太重,最终也没能逃脱死亡的命运罢了。

    只是现在还有一个疑点,那就是为什么小狐狸会对整个化府这么了解呢?

    如果说化常泽知道这里,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他是这里的主人。

    可是小狐狸又不是这里的人,她又是怎么对这里这么了如指掌的呢?

    除非……沈漫脑海里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当然,其实这种猜测若是说出来,其实也不算什么很令人惊讶的事情。

    毕竟化常泽与小狐狸身后的那个黑衣女子是有联系的。

    所以,小狐狸对这里熟知其实一点也不奇怪,沈曼抿了抿唇,然后看着一边的楚玉珩说道:“这人十有**应该就是化常泽。”

    楚玉珩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跟着弯下了身子,良久这才忽然握着沈漫的手,然后放在她手里一块令牌。

    沈曼仔细的辨别了一下那令牌上的字,上边确实刻着“化”这个字。

    只见她凝眉想了想,这才说道:“一定是化常泽。

    我记得,他们府里的剑修所佩戴的牌子都是木头的,唯有化常泽的是黄金的。”

    二人同时站了起来,沈曼下意识的嘟囔了一句:“如果这个时候能有个火把就好了。”

    她自然也只是下意识的嘟囔了这么一句,可是令她没想到的是,她刚刚说了这么一句话。

    手边竟然真的就出现了火把,突然出现的光亮甚至让她有一些不太适应。

    她缓缓的将火把拿了起来,霎时间,他们身边的区域就立刻亮堂了起来。

    沈曼先是看了一眼楚玉珩,显然,楚玉珩也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火把颇为诧异。

    然而此时沈漫已经开始庆幸自己刚才的想法了,并开始感慨,早知道就应该想一下火把了。

    也不至于一直在这里头漫无目的的摸黑走了。

    沈曼看了一眼楚玉珩,然后笑了笑,之后这才将火把凑近了那具尸体。
妖仙不殊途》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bqshuge.top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